武当山

北武当马道长与樊武士决斗记武永宝


彭洋预约 http://m.360xh.com/xinwen/3259/65468.html

靖远黄沙湾北武当山,又曰迭列逊、武烈社,始建于明代,历数百年……

北武当马道长与樊武士决斗记

(西部黄河文化走笔丛书·文史卷)

(《走进黄湾》风光宣传片)

一、民间传说的故事

1.马道长其人。民国年间,黄湾北武当,有个马道长,长期主持道观事务。此人,出道甚久。据附近村民张学旭、李平先生说,其籍贯为平凉。现根据民国档案记载,查明,其确切籍贯,应该是陇南成县。非平凉。民间传说有误。张学旭、李平又说,北武当庙宇道观,此前的主持人为雷道长。这雷道长由于年事已高,遂传位于马道长。马道长为雷道长高足。即徒弟。这位马道长,道行甚深,性格沉鸷。也算一狠人。后来所发生的一桩决斗、凶杀事件,更印证了这一点。此举,也让其声名远播,轰动一时。民国时期的靖远县政府的官方档案里,对此也留有记载。2.北武当斋田问题。话说,北武当为靖远县境内著名的一处道教宗教场所,拥有资产甚多。尤为大众所瞩目者,乃有广泛田产也。散布于黄湾四周。官方文书里,一般将其称之为:斋田。基本常识,佛教寺院的田产,一般叫做:佛田。而道教场所所拥有的田产,则叫做:斋田。但是,黄湾人习惯将一切庙产都笼统地称之为佛田。与北武当庙产有关的地方,也称作:和尚台台、和尚地沟。等等。那么,北武当的斋田究竟有多少亩呢?民间传说纷纷,然都是推测。有几百亩之说,也有几十亩之说……张学旭、李平断言,有四十亩。笔者查证确切资料,这几类说法,皆错误。张学旭、李平先生俗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正由于此等丰厚庙产,致使道士与附近村民纷争不断,最后,竟引来一场意外决斗而起的致死人命案。3.乡绅万某人的计划。黄湾中村人万成C,世居于此,为地方绅士。其与众人欲染指庙宇资产。据村民传说,万成C看上道观财产里有一头攒劲的黑毛驴,想据为己有……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实际情况远比这要复杂得多。于是,万成C带头挟众指斥马道长处理庙产不当,有徇私舞弊行为……云云。后来,又请财务人员上庙进行算账,清资核查。目的在于给马道长找茬儿,逼迫其离开道观,他去……可是,马道长绝不吃这一套,拒绝离开。万成C见此举不奏效,遂又请来陡城一武士樊某,民间俗称:拳帮手,鼓动其武力驱逐马道长……至此,彼此矛盾达于白热化程度。马道长乃出家之人,离开斯地,则衣食无着。于是,没有退路的他被迫与樊武士进行殊死决斗……4.两武林高手间的决斗。决斗场所,即在北武当庙宇高台大院里。决斗展开,一时观者如堵。附近村民都前来看热闹……马道长知决斗不可避免,事先竟秘密联络十几位道友前来助阵。之前,这些道友秘密隐藏在道观旮旯里。决斗伊始,这十几位道友齐刷刷一下子站出来护场子,倒叫众人吃了一惊。起初,樊、马二人都是徒手较量。你来我往,搏击几十个回合,未分胜负。后来,当决斗进行到关键阶段,樊武士竟因用力过猛,忽失足,一脚夹于雨水砖槽里,身体竟致失控,倒地……此刻,他的绑腿上竟赫然露出一把匕首……马道长见此,楞了一下神,随之,眼疾手快,抢过匕首,刺入樊武士大腿……不料,竟伤至大动脉,樊武士遂毙命。众人见此,皆惊呼失色……马道长用匕首刺其大腿,而不刺其胸部等要害部位,也是不想害人性命,算是警告对方吧。可是,因伤及大动脉,终营救不及,对手樊武士失血而亡……5.众人缒绳溜墙逃窜。马道长杀死人命,亦未惊慌。然其怒气勃勃。他堵住唯一出路,立在大院的二天门口,举起匕首,对在场众人曰:尔等,无害贫道意者,从匕首下从容过之,快快回家去吧,贫道绝不伤害……然,曾有伤害贫道意者,从匕首下过之,贫道必赏其一刀,若何?众人闻之,恐怖异常,绝大多数人,一哄而散,皆用布条、绳索从庙宇后面高墙缒落而下,仓皇逃回家去。仅有两三人,从容从马道长匕首下过之……因其平日,与马道长友善。故,面不改色离去。知马道长不会伤害自己也。其中就有张学旭的祖父,张三爷。马道长说:张三是好人,你放心过,好了……6.马道长坐牢。北武当道观闹出凶杀案,引起城乡震恐。这件事,至今已过去95年了,黄湾民间仍然传说不已。可见,其影响深远。案发后,靖远县官府迅速介入之。调查确凿,遂判处马道长有期徒刑15年。那个时候的刑罚特点是:杀人者,必偿命。因此案事出有因。始作俑者,乃地方绅士,以及樊武士等。祸由在此,不在马道长。故,未判其死刑。15年有期徒刑,今天看来,可能较重,那个时候,身负人命案,算是轻判了。据张学旭、李平先生说,当年,马道长交游甚广,他曾与兰州名儒刘尔炘先生交情甚深。前清进士,社会名流的刘尔炘先生,曾长期参与过兰州五泉山的宗教事务。期间,马道长与之交集频繁。马道长坐牢后,刘尔炘曾多方干预之。最后,坐牢七年,提前释放。张学旭、李平先生的说法是:马道长坐牢,黑昼明夜都算时间。即,24小时,算两天也。故,坐牢一半时间,即出狱。又据张学旭、李平先生言,由于大人物刘尔炘的关照,马道长在服刑期间,还曾在犯人中,开设“小押当”,类似当铺。向犯人放账,获利……这显然是有特权者,方可。说明,其在服刑期间,深受优待。范振绪主编《靖远新志》关于黄沙湾水车的记载7.再造黄沙湾水车。马道长出狱后,重新回归北武当,继续做道观的主持。此前,马道长遗留空缺由其弟子陈宗礼暂代。黄湾民间将其称作:陈道长。据张学旭、李平先生说,刘尔炘当年曾给予马道长多方关照,刘尔炘还曾从有关方面,弄来几十方木料,赐予马道长,让其用于北武当庙宇群的扩建。后来,由于其它辅助材料未及时筹措到位,扩建计划搁浅。碰巧的是,此时,黄沙湾水车竟突然被黄河洪水冲毁,农田灌溉受到很大影响。至此,马道长决意将这些木头用于黄湾的水利建设,竟重新打造了一辆巨大水车,使附近数百亩良田恢复了正常灌溉。从而保障了粮食收成,造福一方……此,算是马道长为地方所做的突出的善德之事,老百姓为此常铭记之、传颂之。8.黄沙湾水车历史考。据张学旭、李平先生说,马道长所建水车,尺寸超大,很是伟岸。差不多与靖远著名的水车之王,西滩的泰来双车一样高大……是否如此?笔者随之查阅范振绪主修的《靖远新志》,其中第页,发现有关于黄沙湾水车的记载。黄沙湾水车,历史上也叫作:源顺车。原灌溉面积亩。可见,规模也不算大。西滩泰来双车,灌溉亩。其中一个水车,就灌溉亩,是黄沙湾水车的两倍。又记载:黄沙湾水车,建于道光年间(~),这应该是黄沙湾水车之肇启。年,该水车被河水冲毁。至此,黄沙湾水车已经运转了多年。同时《靖远新志》还明确记载,年,该水车即进行重建。这次的重建工作,应该就是马道长出面主持的。重建的水车,或许扩大了尺寸,大大增加了灌溉面积……然,这方面目前只有口述资料,而缺乏铁证的历史文献资料。只有存疑了。又据张学旭、李平先生言,这辆水车运转到文革期间,年,曾进行过一次深度维修。年左右,因电力提灌普及,水车功能遂废。这辆水车,被拆毁,木料用于制作学校的课椅桌凳等。据此,推算黄沙湾水车的历史,前后应该存在了年左右。至此,彻底消失于人们的视野里。9.远游躲过枪毙厄运。马道长于解放前,大概年左右,离开北武当,前往平凉崆峒山,继续修行……这个时候,他的年龄应该是60多岁。此去,马道长竟杳如黄鹤,一去不返。一代叱咤风云的马道长,从此彻底消失于黄湾的时空里。笔者为此感叹:马道长,实在是高人,实在高啊……为何这样评价他呢?因为,马道长若是不离去,等到解放后,身负人命案的他,必然会被新生政权枪毙掉……这绝非妄言,当年稍稍与人命案沾边者,都被无情枪毙了。何况,马道长的人命案是绝对坐实了的。可见,马道长乃是修行到了高层次的得道者,能知生死,预测未来……

10.崆峒山岁道长。民间传说,马道长活了岁,最后在崆峒山这片道教圣地羽化仙逝……近年,又传说,靖远乌兰山某道观主持人叶某,系马道长之孙,长期在此从事宗教活动。因为,道长可以婚配生育子孙。本不足为奇。这位叶某,出于隐瞒身世之故,也为了更好修行,遂改姓为叶……笔者,年春夏,曾与单位职工游西安,折返途中,顺道拜谒崆峒山。在此,听闻一故事。说是崆峒山有一道长多岁了,系靖远籍贯。道长的一孙子,从靖远老家来相认,道长以出家年代久远,从不涉及俗家事务为由,竟不相认。孙子怀揣道长的照片为证,眼前道长分明就是自己的爷爷啊……可是,道长连连摇头否认。最后,寻访者悻悻离去。不知,此道长,就是马道长否?

二、民国官方档案关于马道长的确切记载

笔者查阅白银市档案馆编辑出版的《民国时期靖远县情录》,有幸找到了有关马道长的记录文字。这段资料,使我们弄清了许多悬疑问题。资料原文如下:

时间:民国二十四年()七月九日

内容:靖远黄沙湾北武当山,又曰迭列逊、武烈社,始建于明代,历数百年。旧有庙产水地二千余亩,旱地无数亩。由道士自垦斋田水地九十余亩,均有碑记。光绪初年,武烈社名下共加额粮二十七石九斗三升,并有马匹。光绪三十年()间,庙产田地佃户将庙产之粮意为己业。民国二年(),政府有破除迷信拆毁庙宇之议。民国四年(),靖远鲁县长将庙产的一半变价卖于庙产田地佃户,将一小部分赠与县教育局。从光绪三十年始,道士马宗武(成县人)多次向县政府状告所要被占庙产,民国十六年(),马宗武遭人诬陷打击,被判刑十五年。

民国二十四年()六月,马宗武弟子陈宗礼向新任县长萧世棻告状,萧县长十分重视,立即传讯有关当事人讯究,但因事情复杂年久而不了了之。

以上资料,见新版《民国时期靖远县情录》第页。民国靖远官方档案资料关于北武当庙产之争的记载上述资料反映如下问题:1.马道长真实姓名及其传承关系。民间只知马道长,而不知其真实姓名。民国档案记载确凿,其真实姓名:马宗武。其籍贯,甘肃成县。其有弟子,陈宗礼。马道长系接前任雷道长班……故,雷道长、马道长、陈道长,都曾先后主持过北武当道观事务,传承有序。这一事实与民间传说同。2.北武当道观产生时间问题。民国档案资料里说:“始建于明代”。此说是有依据的。据笔者查阅李一鹏等编著的《重纂靖虏卫志》,以及范振绪主修的《靖远新志》都记载:真武祖师庙,一在三清宫……一在迭烈逊。正统二年()指挥房贵建。嘉靖丁酉(),固原指挥黄时增修……宣大总制郭守皋撰记。两志书里的用词、话语几乎完全一致。故,可以肯定,北武当始建于明代正统二年。与靖虏卫创立时间在同一年。此前,北武当有建于唐代之说。现在看来,此说错误。3.北武当实际庙产多少?由民国档案资料看,其庙产远不止斋田40亩。而是颇为丰厚。最高记录,竟然达于多亩。这还不算无数的旱地,以及道士自己开垦、种植的斋田90亩。如此之规模,着实令人惊讶。4.决斗的祸由为谁?马道长与村民佃户的纠纷,初看,毛病似乎在于万成C等人挟众滋事。实则,其根本原因,还在于马道长屡屡申请于官府,欲追回佃户租种的庙产,与此有关。庙产,众人习惯,容易看成是“公产”,租种日久,大家竟据为己有……马道长执意追回,遂与村民发生根本冲突……最后,直接导致以武力决斗,解决问题……可见,这场纷争,挑起者,马道长应该负有一定责任。5.官方资料隐晦事实真相。一场民间决斗,闹出人命,而靖远官方档案资料中仅仅说是受到“诬陷”,显然是语焉不详,故意隐晦事实真相。既然,马道长被诬陷,还判刑15年,这如何解释?因此,黄湾村民众口铄金,说是决斗中,马道长技高一筹,斩杀了对手樊武士……这一幕应该更接近于事实的真相。当年,众多村民曾亲眼目睹了决斗现场,故,绝不会出错的。这样一来,文献资料与民间传说结合起来,相互弥补,使得这段历史愈发鲜活如昨。6.关于决斗的时间。今天,黄湾人大多乱猜测,对于决斗的时间,说不出所以然。档案资料里却是记载明确,即,民国十六年,也就是年。大多数人口头传说的时间,比这晚了10年左右……7.雷道长传位给马道长的时间。这一时间,应该是光绪30年,即年。据村民传说,马道长此时还是20几岁的小伙子,是个娃娃。民国档案记载,正是从这个时候起,马道长接任后,连年向靖远县衙状告庙产佃户,要求追回租种土地及相关庙产……直至年,佃户侵占庙产愈发严重,而且雇佣武士,欲武力驱逐他,遂发生了血腥决斗的一幕……8.马道长生卒年判断。综合各种民间和官方档案资料的信息推算,马道长出生年,应该是年左右。年决斗发生时,马道长的年龄约47岁。民间传说马道长活了岁……无论真假,姑且按此推算,那么,马道长的羽化登仙(卒)之年,应该是年……9.一团扯不清的羊毛蛋。黄湾佃户与北武当道观之间的纷争,形象地比喻一下,可谓是一团扯不清的羊毛蛋……民国官方档案资料记载,后世的靖远县长萧世棻曾直接插手处理之,几经调查取证,最后也是难以捋清其中复杂关系,遂不了了之……10.斯人已去,故事犹存。俗话说:人终为灰土,文化终以传世。无论谁,既就是得道高手,如马道长之类仙家,哪怕活了岁仙寿,最后,也只能撒手逝去……但是,其身上所发生的有趣故事,却被一代代的人传承了下来,至今,人们对此,津津乐道,传颂不休。故事,就是文化的内核,艺术性的有趣故事,无疑会助推文化的传承与传播。马道长的故事,即是如此。这篇文章,史料性重于文化性,故,将其列入丛书的文史类。特此说明。

年8月2日写于陇上平川陋斋

作者简介武永宝,年出生,甘肃靖远人,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大学毕业后曾在新疆乌鲁木齐市财会学校教书5年。后,调回甘肃白银工作,曾长期从事白银市平川区的基层档案、宣传、文化等工作。分别担任各部门的负责人。现为甘肃省白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白银市民间民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著有网络长篇小说《独石记》,在起点中文网推出。长篇小说《黄河远上》,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中篇小说《虎豹口》《西部国风》等,发表于《飞天》《大家》等杂志。创作取向以反映靖远、平川区域内的黄河文化、黄河人生为主。其中,中篇小说《虎豹口》为其巅峰代表作,曾被某中国作协会员、某地作协主席抄袭重复发表于《红岩》杂志年6期,以及收录进其年出版的中篇小说集《无羽之鸟》。网络上关于该作者抄袭《虎豹口》的词条信息有几十万条之多。另外,反映黄河筏子客生存状态的中篇小说《西部国风》,获甘肃省第二届黄河文学奖、白银市凤凰文艺奖一等奖。北京等方面有关文化公司曾多次筹划将《西部国风》拍成影视剧……同时,由作者授权,该公司将《西部国风》的名称作为知名文化商标,年5月在国家商标总局注册成功。之后,在这一栏目下,开展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总之,《黄河远上》《虎豹口》《西部国风》被媒体誉为西部黄河文化三部曲。近年,作者创作了二三百万字的西部黄河文化题材的散文、随笔,以及纪实文学等。为西部黄河文化的弘扬、传播作出了一定贡献。陇上风情

支持原创,点击赞赏




转载请注明:http://www.deufalankefu.com/wddlhj/9506.html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