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

芦汀夜话张三丰祖师的自述


北京皮炎最好的医院 http://m.39.net/pf/a_8833134.html

修行之难,

寻师之难,

践行之难,

都在三丰祖师的芦汀夜话的自叙之中。

我将前半段翻译出来,

供大家参考。

长江月白,霜露满汀,

万山先生,

你可知道我的来历吗?

我出生的时候,

正有一鹤自海天飞来。

都说我是丁令威降世。

(注:丁令威是一个神仙,

学道于灵虚山。

后来化鹤回归故乡辽东,

站在城门的华表柱上。

当时有一个少年,

拉开弓想要射丁仙所化的鹤。

鹤于是飞走,

徘徊在空中说:

‘有鸟有鸟丁令威,

去家千年今始归。

城郭如故人民非,

何不学仙冢垒垒。’

如是高飞冲天。)

我后来才知道丁公现在仍在洞天福地之中。

正因为从小的这段故事,

我经常在想,

丁公是凡人,而能修炼成仙。

我也是凡人,

如何不能修炼成仙人呢?

每每感叹光阴倏忽而去,

富贵只不过是风中灯,草中尘,

因此,每日希求大道,

弃功名,

撇势利,

云游湖海,

拜访名师。

虽然获得的传授很多,

但都是旁门左道,

与真正的大道都是相违背的,

只是徒劳辛苦。

在大元延祐初年,

我已经六十七岁,

身心性命不得安置,惶惶度日。

可怜上苍怜悯,

在初入终南山的时候,

就遇到火龙先生。

他是陈抟老祖的弟子,

颇有方外的出尘之姿。

我长跪问道,

蒙师父不弃,

看我精诚,

先指导我炼己的功夫,

再教授我得药的口诀,

再告诉我火候的细微差异、温养脱胎、了当空虚的宗旨,

所有的原理过程,

无不细心传授。

此时知道想要再进道的话,

必须法财两用。

我素来到处游访,

兼之颇乐善好施,

此时并没有积蓄,

怎么才能得偿夙愿呢?

不觉忧行于色。

师父见我如此,

就感觉奇怪的问道什么情况。

我挥泪以告。

师父又传授我丹砂点化的方法,

其中点石成金之术足够我修道所用的财物。

又命我出山修行。

于是我辞别恩师,和光混俗。

(未完)

附原文:

子欲闻予之出处乎?

予当生时,一鹤自海天飞来,

咸谓令威降世。

后知丁公仍在灵墟,

予思彼人也,

我亦人也,

予岂不得似丁公?

每嗟光阴之倏忽存没,

富贵如风灯草尘,

以是日希大道,

弃功名,撇势利,

云游湖海,

拜访名师,

所授虽多,

皆旁门小法,

与真道乖违,

徒劳勤苦。

延祐初,年已六十七,

心命惶惶,

幸天怜悯,

初入终南,

即遇火龙先生,

乃图南老祖高弟,

物外风仪。

予跽而问道,

蒙师鉴我精诚,

初指练己功夫,

次言得药口诀,

再示火候细微、温养脱胎、

了当空虚之旨,

一一备悉。

于是知欲进道者,

必须法财两用,

予素游访,

兼颇好善,倾囊倒箧殆尽,

安能以偿夙愿?

不觉忧行于色。

师怪问之,

予挥泪捉膝以告。

重蒙授以丹砂点化之药,

命出山修之。

立辞恩师,

和光混俗。

天元子




转载请注明:http://www.deufalankefu.com/wdzrzy/9636.html


当前时间: